求推荐一个买球app

「玻璃大王」出资100亿建大学背后:工厂越智能,越缺人?

镁客网 ·2021-12-07
抢人,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

日前,“玻璃大王”、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再次冲上热搜,与上次一样,还是因为建大学的事情。

这所大学,将来必须是中国最有钱的大学。

这究竟是一所什么大学?

100亿建校,100亿奖金,只面向智能制造领域

这所大学名为“福耀科技大学”

最早是在今年11月份,曹德旺首次公开表示将出资100亿元,与福州市人民政府共建大学。

其中,曹德旺方面出资的主体是河仁慈善基金会,后者由曹德旺以个人名下福耀玻璃股票发起成立,目前的市值约为108.65亿元。

他估算,福耀科技大学预计两三年内学校竣工后,可能会花掉一半的股票。至于剩下的部分,曹德旺则表示,将从个人账户中拿出一部分钱凑成100亿,用作奖学金。

在他的设想中,福耀科技大学将被设计成双导师制度,一个是完成学科教育目标的教授老师,另外一个是由企业派驻的高级工程师,教会学生动手能力。

在学科设置上,将规划建成以大工科组团为核心、经济管理学科为辅助、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等通识学科为支撑的学科体系,初步设定材料科学与工程、电子信息与工程、环境科学与工程、仪器科学与工程、理学院、经济与管理六大学院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谈到福耀科技大学时,曹德旺表示要实行“错位办学”,瞄准的就是瞄向目前制造业人才培养方面存在的短板。

同时,他也道出了当前制造业“招工难”的现状,以及由此引发的企业成本增加、转型受影响等问题。

但要知道的是,当前制造业正向着智能化方向转变,而智能化手段所要解决的就是缺人力、高成本、低效率问题。

而照现在的情况来看,难道工厂越智能,就越缺人?

最缺工职业top 100中,有42个与制造业相关

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先来化技术对制造业的“改变”。

用珠海格力公司设备动力部长王亚东的话来说,原本公司的机床都是人工操作,员工需要在机床旁边守着加工,基本上一条产线至少需要1个人,而现在改用自动产线之后,一个人就可以操作6条产线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当智能自动化设备越来越多的进入工厂,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。

简单来讲,相较于传统流水生产线,智能化生产线对员工提出新的、更高的要求。如果员工不是专业技术人员,可能就无法掌握操作智能化生产设备。

同时,当智能化设备发生故障,技术人员还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修复,并调节好相关参数,以保证设备的正常运行。

而现实情况是,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张,以及智能设备的大量引入,岗位大把大把的有,技术人员却供不应求。

依据人社部的统计预测,在智能制造行业,2020年的人才需求为750万,缺口则达到了300万人。预计到2025年,人才需求会增加至900万人,而与之相对的是,缺口也增长到450万人。

此外,依据人社部发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“最缺工”的100个职业排行中,有42个与制造业相关。其中,新进24个职业中,与制造业相关的更是高达17个,包括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等等。

而站在企业层面,有48%的制造企业增加了2021年人员编制,近4成企业在今年下半年增加了招聘量。

这其中,又有多少企业能够招到足够的技术人员呢?

同样的抢人大战,也正发生在智能制造行业

在智能制造产业内,“抢人”一直没有停过。

从整体来看,当前智能制造的人才缺口覆盖数据治理、架构师、数据工程师、智能化工程师、机器人调试工程师等。

在招人急切程度、难度上,目前需求最大的是技术人员和一线操作人员,难度最大的则是研发、数字化和销售人员。

而为了招到更多的人,或者说留住人才,在当前人才有限的前提下,“砸钱”往往是最有效的措施。

这不,比如长城汽车,在今年5月发布了史上最大规模股权激励计划,授予对象占据企业员工总人数的16.89%,目的就是为了留住科研人才。

又或者是新造车势力中的理想、蔚来,前者给智能驾驶舱高级系统工程师开出最高达6万元的月薪,后者则给智能人机交互的首席系统架构师开出8-11万元的月薪。

再来看荣耀,CEO赵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在深圳地区相较于传统制造业,他们工人的待遇相对高出40%-50%。

而从整体来看,依据中智咨询2021年调研数据,参与调研的企业中,有76%的制造型企业决定调薪。相较2020年,这类企业的占比上涨了13%。

其中,数字化领域人才的薪酬涨幅最高,跳槽涨幅最高可达到40%,其次是工业互联网人才,涨幅最高可达30%。

人都去哪里了?

不可否认,当前制造业正是智能化转型初期,“缺人”是一个逃不过的问题。但在另一面,我们却看到,大量制造业员工外流。

这里的外流并不是指那些因为跳槽而出现的人员流动,而是跨行业的外流。

有数据显示,仅去年上半年,美团和饿了么累计新增的200万外卖骑手中,有近3成来自制造业,其中更是超8成是40岁以下的青年。

与此同时,面对每年毕业季都存在“就业难”的大学生群体,曹德旺也发出了自己的疑惑:为何大学生宁可送外卖,做快递员,都不愿意去工厂就业?

进一步,人不够用;退一步,有生产经验的员工外流,大学生宁愿失业也不进工厂。

此时,除了抢夺既有高端人才,如何抓住基础员工、大学生,并让他们充分有效地运作起来,也成为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,作者:韩璐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+1
0

好文章,需要你的鼓励

参与评论
评论千万条,友善第一条
后参与讨论
提交评论0/1000
title_temp

文章提及的项目

高可达

饿了么

中智咨询

福耀玻璃

微信

格力

下一篇

2021年前三季度,拓普集团的毛利率、净利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仅为22.69%、9.68%、8.29%。

2021-12-07

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
36氪
鲸准
氪空间

推送和解读前沿、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